憂患“人才赤字”
  國際人才爭奪戰不斷加劇的同時,中國卻呈現出“留學赤字”、“移民赤字”、“人才赤字”等三大劣勢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近年來,以“千人計劃”為代表的中國海外高端引才項目,已經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註,美、日等發達國家迅速調整政策應對。特別是2013年4月,美提出“八人法案”,實質上就是針對中印等留學生源國“掐尖”留才的新型移民政策。
  然而,在國際人才爭奪戰不斷加劇的同時,中國卻呈現出“留學赤字”、“移民赤字”、“人才赤字”等三大劣勢。
  “移才”爭奪戰加劇
  去年4月15日,八位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提出了一項最新的移民法案。兩日後,美國參議院公佈了這個30年來美國最大規模的移民法案。雖然目前這項法案還沒有在眾議院正式通過,但是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在此政策上卻罕見地高度一致。
  歐美同學會副會長、中國與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輝耀分析說,兩黨對此法案態度高度一致的根本原因是,其與美國核心戰略利益一致,目的在於築牢美國繼續稱霸世界、主導全球的基礎。這項最新移民法案改變了過去提高移民門檻的一貫做法,實際上是赤裸裸的“移才”計劃。
  “八人法案”取消了美國公民為其兄弟姐妹及他們的配偶和孩子申請的移民種類,增加了過去非法移民的入籍數額;人才創業簽證的數量從目前每年6.5萬增加到11萬,增長近一倍。此外,還額外增加了2.5萬個高學歷人才簽證。同時,法案取消了對傑出人才配額的限制,這部分人主要是中國和印度兩國的留學生人才。
  “八人法案”的“移民”色彩減弱,“移才”傾向明顯,旨在面向全球建立前所未有的開放引才環境。中國人才研究會副會長王通訊說,美國的移民政策就是在全球60億人中“掐尖”選才,也正是這些高端人才集聚和高新技術集聚帶來的互生效應,成為美國“稱霸世界”的底氣。
  奧巴馬在第二個總統任期的第一個月內,先後三次公開講話,邀請全球人才到美國發展。分析人士指出,奧巴馬第二任期內會把人才戰略作為其主要施政內容之一。
  日益右傾化的日本政府,更是直接面向高端人才尤其是中國留學人才拋出了“誘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去年10月的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介紹了他的“國家戰略特區”計劃,意在吸引外國投資和人才,並提出要把留學生一半以上留在日本,就業方面“包分配”。
  “抄底華爾街”喜憂錄
  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引發國際金融市場洗牌,一批高端金融人才面臨“再次擇業”。彼時,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剛剛啟動,上海市金融黨委、金融辦組織金融機構,前往美國紐約、芝加哥,英國倫敦,加拿大多倫多和新加坡等金融人才比較集中的國際金融中心城市招聘高端金融人才,三次“抄底”華爾街累計引進120名金融界高端人才,反響強烈。
  2008年、2009年,上海市金融黨委、金融辦兩次組團海外獵才,集中了部分中央和外省市駐滬金融機構、上海市金融機構,以及與金融相關的企業集團,涵蓋了銀行、證券、保險、基金、信托和資產管理等金融業態。
  加上此前於2002年舉行的一次海外人才招募,三次海外招募共錄用金融人才120人,大部分有5年以上國際知名金融機構從業經歷,職務多是中層以上經營管理人員或高層專業技術人員。其中,有7人入選國家“千人計劃”,15人入選上海“千人計劃”,4人入選上海“浦江人才”計劃。
  組團海外獵才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金融企業高端人才緊缺狀況。以2009年招聘為例,海通證券公司成功簽約了3名房地產信托專才,搭建了房地產信托籌備組;申銀萬國證券公司招聘了多名金融衍生品專才,為股指期貨和融資融券等新型業務儲備了力量。
  富國基金2009年引進了美籍金融高端人才李笑薇,讓其擔任另類投資部總經理兼基金經理,授予她充分的人事、設備等資源配置決定權,配備了學歷高、專業精的團隊。李笑薇利用國外積累的豐富量化投資經驗,帶領團隊迅速著手研發中國市場首只採用量化方法進行主動增強的指數型基金——滬深300增強證券投資基金。
  富國基金人力資源部經理安運超說:“引進人才的最終目標是推動業態升級和產業發展,關鍵在於定位明、眼光準、方法全,通過引進一個人才,帶領一支團隊,創新一項業務。”
  “抄底”華爾街並非一片坦途,受人才選拔、評定、薪酬機制所限,以及產業國際化水平影響,金融機構海外獵才感觸良多。
  交通銀行黨委組織部人才處副處長付博說,國家“千人計劃”標準比較單一,有些與金融市場實際不符,“一些標準更接近於科研院所和高校人才要求,金融領域的一些杠杠,把很多優秀人才攔在了門外。”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瞭解到,一些金融機構把人才引進來後,想要進入相關人才工程,但“一次次申報,一次次被拒”,心理上非常受打擊。同時,薪酬體系與國外差別也很大。
  此外,產業國際化水平是決定人才去留的最重要因素。上海人才服務行業協會秘書長朱慶陽說:“人才引進與產業發展的匹配度如何,是人才引進是否成功的重要標準。我們金融行業海外獵才之所以這麼難,最重要的原因在於產業國際化水平不高。”
  三大“赤字”凸顯中國劣勢
  一是“留學赤字”。中國與全球化研究中心發佈的《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3)》顯示,2004年,我國出國留學生與在華留學生總數之差為31.62萬人,2012年擴大至80.86萬人。2012年,中國在海外留學生總數為113.69萬人,而在華留學生僅有32.83萬人。
  王輝耀表示,這種留學領域出現的“高輸出、低輸入”現象背後,暴露的事實是中國父母、政府和社會共同在為美國培養精英人才。
  二是“移民赤字”。據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估算,1990年,中國移民海外的人數為408.6萬人,而同期居住在中國的外國移民數量僅有37.6萬人,逆差約371萬人。到2013年,預計逆差將超過849.4萬人。
  中國與全球化研究中心最近發佈的《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4)》顯示,2012年,中國去往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四大移民國的人數達14.8萬人,而同年我國給外國人的永久居留證發放總數僅有1202張。這還是中國實行綠卡制度以來的最高值,中國綠卡也因此被稱為“世界最難綠卡”。
  三是“人才赤字”。近兩年,回國海歸人數雖然增加,但人才結構卻並不樂觀。據中國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發佈的《萬名留學人員回國就業報告(2012)》,留學回國就業人員中,約一半為國外1年期碩士學位項目的研究生,博士回國等僅占總數的10%。
  中組部人才工作局副局長李志剛表示,我國流失的頂尖人才數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學和工程領域滯留率平均達到87%。這意味著在回國的海歸中,高層次的創新型人才比例很低,人才結構不合理。
  打破制度壁壘
  有關人士認為,當今世界物質、資本和人才三大資源流動頻繁,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人才流動,但我國尚未完全融入世界人才流動體系中。
  2012年,我國普通簽證增加了“人才簽證”類別。但是在實際執行中,由於部門條塊分割、利益掣肘,簽證門檻不降反升,申請者寥寥。王輝耀說:“在人才流動的管理中,一些現行規章制度和部門領導思維難以與實際需要相匹配。”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我國要建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專家提出,目前國內經濟升級轉型、創新驅動引領,亟須更高層次人才助力。
  首先,設立國家移民管理局,在機構設置、留學政策、簽證制度等方面與國際接軌。“不求為我所有,但求為我所用”,這是本刊記者多地調研時常聽到的一句話。建立完善與國際接軌的移民制度和管理規範首當其衝。
  其次,降低簽證門檻,優化簽證程序,提高管理服務水平。專家建議,儘快取消限制外國留學生畢業在華工作政策,開放外國留學生在華工作實習簽證,吸引優秀外國人才在華工作,建立中國國際移民體系,通過吸引外籍人才扭轉“移民赤字”,讓更多有真才實學的國際人才在中國實現自己的“中國夢”。
  其三,發揮企業自主性,提高引才匹配度。參與海外獵才的金融機構普遍認為,未來類似“千人計劃”這樣的人才引進工程,需根據行業發展階段、企業用人需要等實際情況制定引才標準,尤其需要提高企業自主性。比如,金融產業與國民經濟發展階段有緊密相關性,有些企業的國際業務發展比較慢,並不需要華爾街一流人才,更多需要在基礎業務領域出類拔萃的人才。
  其四,引才標準市場化,實現人才招聘常態化。朱慶陽認為,在市場經濟環境下,什麼是高端人才最終是市場說了算,這個標準就是這個人在行業中占有怎樣的地位,為企業或產業發展創造了哪些價值,未來還有可能在本領域創造出怎樣的價值。
  國際知名金融城市一般都會有相對成熟的人力資源產業、專業的獵頭公司和測評公司,人才引進需要走科學化、市場化的道路。中央和地方的人才工程是標桿,表明國家重視和珍視人才,但人才的引進還是要走常態化、社會化道路。
  有關人士認為,人才引進的重要目標是發展產業,只有產業國際化才能夠實現人才引進國際化。否則,人才引進來也無用武之地,要吸引和留住國際高端人才,必須給其提供事業發展的平臺。同時,通過高端人才引進,帶動國內人才國際化,進而推動產業升級。□
 
創作者介紹

土木工程

wb80wbqk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