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評論員 於立生
  2013年7月11日,浙江律師吳有水向廣東省衛計委申請公開2012年度廣東社會撫養費征收及使用情況。7月31日廣東省衛計委以《政府信息不予公開告知書》答覆,拒絕公開。吳有水隨後提起行政訴訟。3月27日,廣州市中院作出一審判決:責令被告廣東省衛計委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對原告吳有水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重新作出處理。
  政府收費有別於稅收。稅收無償,沒有指定用途,用於一般性財政支出;而政府收費則須遵循“誰受益誰付費”原則,並用途明確。社會撫養費征收的理論依據是“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較多的社會公共資源”,超生者因而要對社會進行經濟補償;循其邏輯,征收來的社會撫養費,也就該用於社會公共事業的發展。《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9條,也明確規定了行政機關對“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需要社會公眾廣泛知曉或者參與的”政府信息,應當主動公開。
  廣東省衛計委拒不公開2012年度廣東省社會撫養費的征收總額、預算情況、實際開支情況及社會撫養費使用情況的審計報告,那麼,社會撫養費征收、使用情況也就成謎,既違背於法律的規定,也令公眾無從監督社會撫養費的使用是否符合征收的初衷。
  雖然按《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社會撫養費實行收支兩條線管理,但是在收支情況拒不公開、審計不給力和公眾監督難及的情況下,管理粗放乃至混亂也就難免:一則是“坐收坐支”,二則是變相“坐收坐支”——在不少地方,社會撫養費都是到縣財政局拐個彎兒,又按一定比例返還基層計生部門了。正如吳有水所指摘的,2013年12月4日,廣東省衛計委公佈2012年征收總額14.56億元人民幣,但“從公佈的信息上看,社會撫養費的使用上存在不合理之處,14.56億元里有95%用到縣、鄉兩級政府的工資獎金和辦公經費。”這樣,社會撫養費就赤裸裸地淪為“部門利益”,並容易誘發“執罰經濟”。
  去年7月11日,吳有水向全國31個省級計生委、財政廳(局)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廣東省衛計委拒不公開,此次一審敗訴是新進展。政府部門在當地輸掉被廣泛關註的官司,並不多見,即如北大《中國政府信息公開案件司法審查調研報告》指出:公民勝訴的情況較少,2012年一審審結的案件中公民勝訴率僅17.6%。此前不多見,一大因素在於原先地方法院未盡獨立;而此次廣東省衛計委一審敗訴,不能不提的一個背景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明確要求,改革司法管理體制,地方法院人、財、物上收——“將法官任免、人員編製、人事管理提高到省一級統管,經費保障納入省級和國家財政預算”,由此強化了司法機關的獨立性,進而強化了司法機關對行政機關的制衡力度。
  公權力的運行,必須有明確的法律依據,而非游離到法治框架之外。並不排除廣東省衛計委提起上訴的可能性,而若其不上訴,則期望廣東省衛計委能夠遵照廣州市中院的判決,依法公開2012年度廣東省社會撫養費的收支使用情況,以維護法律的權威,接受公眾的監督。  (原標題:不能讓社會撫養費淪為“部門利益”)
創作者介紹

土木工程

wb80wbqk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